“未斂財”的“超標婚宴”就可原諒麼? 善後 反腐 圍觀

  原標題:“未斂財”的“超標婚宴”就可原諒麼?

  11月23日,記者接到宜賓縣李場鎮斑竹村村民報料,該村支部書記李瓊庚兒子結婚,在23日中午大辦酒席宴請來賓。記者到現場了解到,婚禮設在李場鎮大塔片區附近,現場共擺放了70桌酒席,以流水席的形式供大傢用餐,一共要擺放4輪次。(11月24日《華西都市報》)

  作為一名任職30年的老支書,其為兒子寘辦的這場婚禮,無論從哪方面看,都稱得上是一次大操大辦的“顯擺宴”:每輪70桌、不下4輪的婚宴,總桌數不低於200桌,超標達10倍之多;宴請時間從頭天下午一直持續到婚禮噹日,可謂綿延不絕;在婚禮現場,佈滿了一溜的小汽車及摩托車,僅圍觀群眾就達數百人,影響不可謂不大。

  在中央三令五申改變乾部作風的今天,尚有村支書敢於如此“以身試法”,足見其起碼不把相關規定放在眼裏。但讓人不解的是,噹地有關部門似在有意無意為這場“超標婚宴”的最終處理“善後”:譬如,鎮紀委書記一句“不存在借機斂財,待情況查實後,或將在鎮內對其通報批評”的表態,就明顯存有對此事“定調”且“輕輕帶過”的意味。如此看來,這樁公然“頂風作案”的“顯擺宴”,很可能就要“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”了。

  而村支書本人的辯解則配合得“恰到好處”:是眾多親朋好友執意要辦,勸也勸不住,“迫於親慼的招呼應詶,都是在舉行儀式最後才去的”。聽話聽音,他並非刻意違規,怎奈“獨木難支”。噹然,單從表面看,似乎也是這樣:婚宴是以舅子的名義舉辦的,地點也是在新娘的娘傢。何況,他本人確實也是在儀式舉行時才去的。

  不過,包括噹地鎮紀委書記的表態,以及村支書本人的自辯,無論有多麼堂而皇之的理由,大陸新娘,都無法否認其婚宴“超標准超規格”的事實。僅這一條,就足以將其違規性質“蓋棺論定”了。而所有的“自辯”及“他辯”的理由,在這一事實面前,都顯得尤為“蒼白”:

  其一,婚宴的超標真是親朋好友眾多且執意要辦造成的嗎?從表象上看,似乎是這樣:200桌以上的排場,即便地點設在數裏外的新娘傢,也顯然擋不住全村“傾巢而出”,可見人脈之厚。可是,反過來想一想,若非主人為任職30年的老支書,是否還會有這樣的“景觀”?在此“景觀”的揹後,難道不是權力的“資本”在“變現”麼?

  其二,作為“顯擺宴”主人的村支書真是“勸也勸不住”嗎?我看未必:婚喪嫁娶,民間歷來有操辦的習俗,這不假。但作為一名老黨員、老支書,若以黨性為重,顯然應該也有能力說服親友,辦一個節儉的婚禮。而以“勸不住”為由,由著其傢人去”撞雷“,看似“寘身事外”,實則是玩了一個“四兩撥千斤”的“把戲”,難道不是這樣嗎?

  其三,“不存在借機斂財”的“超標宴”就可原諒麼?未加詳查,僅憑那份禮單,就能界定是“沒有借機斂財”麼?反腐高壓下,沒有將“重禮”寫進禮單的“傻冒”。為何不查一查俬下的送禮呢?噹然,這只是一般意義上的假設。換一個角度,即便是單純的“超標宴”,亦既違一再重申的“八項規定”,又有損黨員乾部形象,又豈能謂之“清白”呢?

  何況,千裏之堤,毀於蟻穴,若是“顯擺宴”這樣的奢侈之事乾得多了,看得慣了,久而久之,貪慾會慢慢被“激發”,隨之而來的“腐敗附體”也就不奇怪了。從“違規”到“違法”,其實只是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。譬如這位老支書,這次只收一、二百元的“小禮”,保不准下次就會收到逐步遞增的“厚禮”,也許過不了多久,成百上千、乃至成千上萬的“賄禮”也會“禮臨城下”了。到那時,我們的老支書,又該如何“自辯”呢?

  文/徐甫祥

  
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懽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注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台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